年更废柴。详见置顶。

人呐,说话就应该直白一点。

想骂人的时候就早点骂,不然事情过了在自己窝里骂人,挨骂的人啥都看不见  ,照样美不滋儿的。

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就直接说出来,不然不仅得不到想要的,还要因为自己辜负了别人垂头丧气。

唉。世界就很幽默。

我单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写作风格,会给人带来什么感觉,有没有哪一篇的什么地方让人感受到触动或拥有让人记忆深刻的片段,仅此而已。因为我压根就对文字的共情非常奇怪,很想听听别人的看法,可能是因为是理科生搞不懂文科生的浪漫,想多听听别人的感兴趣的点罢了。现在想想可能就是表述不清带来了上作文课的小文学家们吧。

所幸还是有人渡我,而且还是完全没有预...

 

到头来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人可不就是我自己吗。

 

Montage

是之前的主压切be企划的子博客发的文,因为那边文已经删了所以这边再发一遍。

是无名男审x长谷部的一篇短文。


      1

  伴随着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是派遣去远征的二队刀剑男士回来了。

  出入带起的风摇响了檐下的风铃,叮叮咚咚地悦耳。身为近侍的巴形薙刀起身去迎,安排在本丸待命的付丧神们也一并帮忙安置战利品,问候间气氛融洽,只有压切长谷部一振默默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连招呼都没打。

  巴形斜睨一眼打刀的背影,适才对方冷峻的表情毫无疑问地传达着敌意。尽管之前自己确实坦然地说过“把主人让给我”这种话,但记仇记到...

 

自娱自乐的透明写手最大的悲哀,就是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六等星,而是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只是俗世一颗随处可见的沙砾,渺小,平淡而庸常。

在否认掉自己的独特性的同时,创作者也抹杀了赖以生存的生命力,哪怕没停下笔也只是行尸走骨。

扼杀了缪斯的从来都不是他人,而是我自己。

 

© 雪糕瘫 | Powered by LOFTER